董大FRIEND

你在夏天的时候说
情愿被冻成熊
也不想这样热成狗
然后在冬至的那一天
你哈着白气对我说
只怪当时太年轻

这应该是一个笑话
我却笑不出来
可能我也觉得太冷了